Entries

我想到兩件事



  “一到了喜歡的人面前,瞬間就變得笨嘴拙舌了,原本有一肚子的想法,此刻相對,卻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很尷尬很尷尬。”

  每當聽到那些人這樣傾訴,總能讓我想到兩件事。

  第一,他是真的喜歡對方。愛的魔力是多面的,有時會讓人爆發,有時會令人縮斂。通常情況下,喜歡上一個人的重要表現,恰恰是口舌不聽使喚。

  第二,讓我想起了《紅樓夢》后半程中的寶黛。

  寶玉和黛玉,初時時聊不完的話題。吵鬧,爭論,嬉笑,好熱鬧的歡喜冤家一對。

  同是此二人,越到后文中,越少對話。聽琴,讀詩,靜坐,那時那地,之間的相處,全是靜態狀。

  很多人越讀到后來便不愛讀寶黛,滋味淡了,彼此心生隔閡了,兩個人之間,似乎各自揣了些東西,說不清道不明,悶悶沉沉。世人眼里,這樣的愛情,總有些不爽快。

  殊不知愛有幾重深淺。

  第一重時,愛會讓口舌變得笨拙。太過歡喜,也就太過緊張。愛戀乍滿的人,身上其他器官的機能也會隨之降低。

  再深一重時,愛會激發傾訴欲。愛情的另一種呈現,是渴望了解和被了解,那些熱戀中的男女,嘴巴時刻是停不下來的,要么親吻,要么傾訴。吻,也是一種深切的訴說。彼此真情,不吐不快。

  更深一重時,愛則會令人變得沉默。即便相對,亦是默然。即便凝視,也可無言。彼此真心,不言已明。那之間的愛早已直透魂靈,話語多一句,便是負擔了。

  。……

  我們周圍,越是感情不深的人見面,越要聊得熱火朝天,非此不能證明熱情和誠意。稍有冷場,雙方皆是一陣寒栗,搜腸刮肚也要尋出些話題。情越淺,越懼怕寂寞。

  寶黛不同,他們的情,已不懼寂寞。

  哪怕相顧無言,一雙眼,已讀懂了彼此心底一切聲音。

  有一些情,于熱鬧處酣暢。亦有些愛,于無聲處情重,對望間,已是最好的訴說---真正直達心底的愛,無須句句言明。